2023年2月3日 星期五

【跨國(境)婚姻媒合可以請求或約定報酬嗎?】(373)

 

案例:

阿樂因介紹阿播與烏克蘭新娘結婚,並與阿播約定以新臺幣(下同)150萬元作為媒合報酬,而遭到內政部以違反「入出國及移民法」(下稱移民法)58條第2項規定,依同法第76條第2款規定,對阿樂裁處20萬元罰鍰。然而阿樂認為移民法第58條第2項規定有侵害憲法第15條工作權、第22條契約自由及第7條平等權之保障;移民法第76條第2款規定則違反憲法第15條財產權之保障,阿樂這些主張是否有道理?

 

答:

司法院釋字第802號解釋認為跨國(境)婚姻媒合所媒介的雙方,因為語言、經濟條件、文化上多半有所差異,而且涉及移民事務,如果跨國(境)婚姻媒合可以請求報酬,將可能會為了取得報償,而利用資訊不對稱,勉強撮合或欺騙雙方,或假借婚姻媒合而為移民,甚至販運人口。又如果允許跨國(境)婚姻媒合可以請求或約定報酬,可能會使婚姻商品化,也有物化女性的疑慮。而且立法院制定移民法第58條第2項規定的目的,在於健全跨國(境)婚姻媒合環境,以保障結婚當事人的權益,並防止人口販運及避免物化女性、商品化婚姻等。因此該規定禁止跨國(境)婚姻媒合請求或約定報酬,是為了追求正當的公共利益,目的上並沒有違憲。

 

又該規定並沒有全面禁止跨國(境)婚姻媒合的工作或業務行為,也沒有以此限制從事媒合工作或業務者的工作資格條件,而不涉及職業選擇自由的限制,況且移民法第59條訂有許可規定,所以第58條第2項規定只是對於從事跨國(境)婚姻媒合者的職業執行內容,以及對偶爾從事婚姻媒合者與他人訂立契約內容的干預。該規定的限制手段,與第1段所說該規定所要達成的目的之間也具有合理關聯性。因此,移民法第58條第2項規定沒有違反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及契約自由的意旨。

 

跨國(境)婚姻往往比非跨國(境)婚姻媒合更可能發生雙方間差異、和與媒合者間資訊不對稱、甚至人口販運等問題;而且因為結婚而離開本國的一方常會因為身處異國而遭受更大的壓力,也是非跨國(境)婚姻媒合所沒有的情形。移民法第58條第2項規定目的是為了避免媒合者為了營利而忽略上述問題或導致這些問題更加嚴重所制定的。此目的所追求的公共利益具有正當性,而且沒有禁止非跨國(境)婚姻媒合不得請求或約定報酬的差別待遇也有助於上開目的的達成,具有合理關聯性。因此該規定也沒有違背憲法保障人民平等權的意旨。

 

至於移民法第76條第2款規定已授予主管機關裁量權,得依違規情節的輕重而處罰,而且最低罰鍰的部分也可能因為在個案中符合行政罰法第8條及第18條等有關減輕處罰的規定,而可以避免個案遭受過於嚴厲的處罰。因此該規定也不違背憲法第15條財產權的保障。所以阿樂的這些主張是沒有道理的!(司法院釋字第802號解釋,1103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23年1月27日 星期五

【信託後死亡,遺留的財產是土地,還是權利?】(371)

 

案例:

被繼承人阿基生前擁有一塊無償供公眾通行的道路土地,辦理了信託登記給受託人阿嬌,約定阿基本人為該信託契約全部利益的受益人。阿基死亡後,他兒子聽說無償供公眾通行的道路土地是免徵遺產稅,請問阿基兒子申報遺產稅時,究竟應不應該將這筆土地申報計入遺產總額內課徵遺產稅呢?

 

答:

根據信託法第1條規定,委託人將他的財產所有權登記給受託人,由受託人依契約內容管理、處分、運用上開財產,再將管理、處分得到的孳息、收益交給契約指定的受益人,這就是信託。當受益人是委託人本人的情形,叫自益信託,本案例信託約定阿基本人為全部信託利益的受益人,就是一種自益信託,阿基享有信託利益的權利,阿嬌則取得該土地財產權,為信託財產。

 

阿基生前把「供公眾通行的道路土地」辦理信託登記,自己享有信託利益的權利,不再擁有該土地的財產權。當阿基死亡時,信託關係並不會消滅,此時遺產標的是信託利益權利,而不是該筆土地本身,所以沒有遺贈稅法第16條第12款規定不計入遺產總額的適用。在這種情形下,計算該項遺產的權利價值時,是要看信託利益,如果是金錢時,就以信託金額計算;不是金錢時,應以受益人死亡時信託財產的時價為準。只是信託財產既然是無償供公眾通行的道路土地,是不是還有市場價值存在?就要由稽徵機關確實調查認定了。

 

所以,本案遺產是信託利益的權利價值,不是該筆土地本身,阿基兒子是要申報此信託利益的權利為遺產,計入遺產總額課徵遺產稅。(1103月編寫)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