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1日 星期五

【立法院權力過大?】(273)

 

案例:

近幾年來政府積極推動改革,然而在某些重大議題上不只行政、立法兩院意見不同,甚至立法院中同為執政黨的立法委員意見也有分歧,因此就有立法委員依照公民投票法的規定提案交由公民投票決定。然而在現行的政府體制下,關於政策的提出及形成是屬於行政院的權限,所以公民投票法第15條第2項賦予立法院得將重大政策的爭議交由人民投票決定,是不是侵害了行政院的權限,導致行政、立法兩權失衡?

 

答:

公民投票法的規定並沒有侵害行政權,或導致行政、立法兩權失衡的情形。憲法第2條雖規定主權在民,但按照憲法的設計,我國是採代議民主,也就是由公民選出代表,組織議會,代表人民行使立法權並監督政府。所以我國最高的立法機關是立法院,由選舉出的立法委員組織而成,代表人民行使立法權,而行政院則是我國最高行政機關,對立法院負責。

 

再從憲法第17條、第136條的規定來看,創制、複決是人民的權利,人民透過這兩個權利,來參與國家意志的形成,公民投票法就是提供人民行使這兩個權利的實質管道。因此公民投票案是以人民提出為原則,但因為我國是採代議民主,由立法院代表人民行使立法權並監督政府。依照過去司法院的解釋(),對國家重要政策的形成或變更立法院也有參與決策之權。因此公民投票法關於立法院就重大政策的創制、複決可以經立法院院會通過後交由人民公投的規定,是在代議民主賦予立法院權責的框架內,且不違反權力分立下,就重大政策的爭議,如果有必要,得直接交由人民決定。所以,公民投票法第15條第2項的規定並沒有違反憲法規定,或侵害行政院的權限而導致權力失衡。(司法院釋字第645號解釋參照,1096月編寫)

 

司法院釋字第520號解釋

 

相關法規:

2021年6月4日 星期五

【賣米酒沒賺這麼多,為什麼要罰我這麼多?】(254)

 

案例:

高老闆是菸酒專賣制度廢止前,經臺灣省菸酒公賣局許可的米酒零售商,他專賣米酒的價格為121元。然而在菸酒專賣制度廢止後,高老闆改將米酒價格提高到150元販售,卻被國稅局認為他違反菸酒稅法第21條規定,未依照米酒原專賣價格販售,並且以每賣1瓶罰2千元的方式裁處他的罰鍰。高老闆不服,認為依菸酒稅法第21條規定的計算方式,將使他賣出的52800瓶扣除成本後僅獲利約170多萬元,卻遭裁處高達1560萬元的罰鍰,不符合憲法第23條的比例原則,請問他的主張有道理嗎?

 

答:

答案是有道理的!不過,是否符合比例原則,要從多方面來檢視,首先要瞭解當時廢止菸酒專賣制度,改實施菸酒新制,也就是廢止「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改訂立「菸酒稅法」的時空背景;其次,可以觀察立法者在人民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時所制定的裁罰規定(本案是裁處罰鍰),是否符合責罰相當原則。

 

菸酒稅法的訂定,是因為臺灣於9111日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為了順應經濟自由、國際化的潮流,將對外國菸酒進口開放,所以廢止了菸酒專賣制度,並於89年訂立菸酒稅法,將不論是國產或進口的菸酒均納入課稅規範,來維護課稅的公平性。而長期專賣、價格受國家管控的米酒,因為屬民生所需,許多民眾、零售商即預期專賣制度廢止後,米酒價格將會上漲,而產生爭相購買、囤積的行為。所以為了維護新制後的米酒價格及市場供需的公共利益,立法院就在菸酒稅法第21條規定,該法施行前專賣的米酒應依原專賣價格出售,並對違反此義務者處以罰鍰。由此可見,這項規定乃是穩定米酒市場所採取的經濟管制措施,其立法目的應屬正當。而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的人施以罰鍰制裁的規定,則可以督促人民履行行政法上義務,是屬於有效達成行政目的所採取的合適手段。

 

然而,立法者所制定裁處罰鍰的規定,除了考量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者應受責難的程度,以及維護公共利益的重要性與急迫性外,也需符合責罰相當原則。本件菸酒稅法第21條規定,是以「瓶」為計算基礎,即每出售1瓶處以2千元的罰鍰,雖已依照販售數量而採取不同的處罰程度,但這種劃一的處罰方式,將於特定個案產生處罰過嚴苛的情形,且罰鍰金額也有無限擴大的疑慮,例如本案產生裁罰金額遠大於獲利的情形,卻無適當調整機制,對人民的財產權將生嚴重侵害,不符合責罰相當原則,也違反憲法第23條的比例原則。

 

司法院釋字第641號解釋公布上開規定違憲後,菸酒稅法21 條已修正為按照超過原專賣價格的金額,處1倍至3倍的罰鍰,使國稅局對於不同個案有裁量權,以符合憲法第23條規定的比例原則。所以本件高老闆的主張是有道理的。(1095月編寫)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