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大學生受教育權遭受侵害,可以打官司嗎?】(127)


案例:

章慧媚為甲大學二年級的大學生,選修該校A課程後,學校竟因考量授課老師負擔過重而於該學期停開A課程。章慧媚主張因為A課程停開,將導致她延後畢業,侵害她的受教育權,並影響她的生涯規劃,乃向學校提出申訴,經評議決定駁回後,請問她可不可以提起行政爭訟?

 

答:

以前行政實務認為學生與學校之間屬於一種「特別權力關係」,如果學生所受學校處分是為維持學校秩序、實現教育目的所必要,且未侵害其受教育之權利者(例如記過、申誡等處分),除循學校內部申訴途徑謀求救濟外,並無准許其提起行政爭訟之餘地。反之,如果學生所遭受的是退學或類此之處分,則學生的受教育之權利既已受到侵害,自然應該准許學生於用盡學校內部申訴途徑後,依法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參照司法院釋字第382號解釋意旨)

後來司法院釋字第684號解釋認為:大學為實現研究學術及培育人才之教育目的或維持學校秩序,對學生所為行政處分或其他公權力措施,如侵害學生受教育權或其他基本權利,即使非屬退學或類此之處分,本於憲法第16條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意旨,仍應許權利受侵害之學生提起行政爭訟,無特別限制之必要。

本件因為A課程是在學生選課後,學校才決定停開,直接對於已選課之學生發生不利之影響,所以章慧媚主張A課程停開造成她的受教權受損害,是可以提起行政爭訟尋求救濟的,這樣才符合憲法第16條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意旨。但是程序上可以提起行政爭訟,並不是代表章慧媚提起行政爭訟一定會贏的,因為大學自治為憲法第11條講學自由之保障範圍,大學對於教學、研究與學習之事項,享有自治權,有關課程設計、研究內容、畢業條件等,均屬大學自治事項範圍,行政法院必須尊重大學之專業判斷,採取低密度的審查基準,針對章慧媚是否因為A課程停開,將導致她延後畢業而侵害其受教育權部分,以及停開A課程的過程是否符合甲學校規定的程序等等,進行實體上的審理,才能判斷章慧媚的主張是否有理由。

 

相關法規:

2019年4月12日 星期五

【財政部令:捐地申報列舉扣除額須依該部核定的標準,違憲!】(159)


案例:

老吳93年申報綜合所得稅,列報土地捐贈扣除額1,300萬元,國稅局查得這筆土地是老吳受贈取得,而且老吳列報這筆土地捐贈扣除額1,300萬元高於這筆土地的公告現值,顯然老吳報得太高了。國稅局就依財政部9263日台財稅字第0920452464號令及94218日台財稅字第09404500070號令意旨,依這筆土地公告現值16%計算土地捐贈扣除額計208萬元,並要老吳補稅。老吳很不服氣,認為國稅局所依據的令釋頒定的16%不知從何而來,且只用函釋就輕易決定人民要繳多少稅,違反租稅法律主義。請問老吳說得有理嗎?

 

答:

憲法第19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稅的義務,所以國家課人民繳納稅捐的義務或給予人民減稅優惠時,應就租稅主體、租稅客體、稅基、稅率、納稅方法及納稅期間等租稅構成要件,以法律或法律具體明確授權之法規命令訂定,這就是租稅法律主義。

所得稅法並沒有明文規定對捐贈土地應該要用什麼標準計算扣除額度,財政部為了使各區國稅局稽徵便利及有標準可循,先後作成9263日台財稅字第0920452464號令第3點:「……三、個人以購入之土地捐贈未能提具土地取得成本確實證據或土地係受贈取得者,其捐贈列舉扣除金額之計算,稽徵機關得依本部核定之標準認定之。該標準由本部各地區國稅局參照捐贈年度土地市場交易情形擬訂,報請本部核定。」(下稱92年令釋第3點)及94218日台財稅字第09404500070號令:「個人以購入之土地捐贈而未能提示土地取得成本確實證據,或土地係受贈或繼承取得者,除非屬公共設施保留地且情形特殊,經稽徵機關研析具體意見專案報部核定者外,其綜合所得稅捐贈列舉扣除金額依土地公告現值之16%計算。」(下稱94年令釋)就個人捐贈土地列舉扣除金額的計算,以上面2個屬於行政規則性質的令釋來闡釋依財政部核定的標準認定,以及非屬公共設施保留地且情形特殊得專案報部核定,或依土地公告現值之16%計算。但行政規則依行政程序法第159條規定,只是上級機關為協助下級機關統一解釋法令、認定事實及行使裁量權,而訂頒的解釋性規定及裁量基準,所以只能用在執行法律的細節性、技術性等次要事項,可是財政部92年令釋第3點及94年令釋都已經涉及稅基的計算標準,攸關列舉扣除額得認列的金額,屬於影響人民應納稅額及財產權實質且重要事項,自應以法律或法律具體明確授權的命令訂定,財政部只用行政規則來規範,已經違反租稅法律主義,並且經司法院釋字第705號解釋宣告違憲,所以老吳說得有理!(1071月編寫)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