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5年內酒駕2次吊銷所有駕照,符合比例原則嗎?】(112)


案例:

陳大支是大貨車司機,持有職業大貨車駕駛執照,他在民國1052月某日騎普通重型機車,因有「酒後駕駛(酒精0.59MG/L)」違規,遭員警當場攔停查獲,並因陳大支前於1045月間曾有酒後駕車紀錄,符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3項「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於5年內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2次以上」之規定,而遭交通事件裁決所吊銷其大貨車駕駛執照。陳大支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主張:當時他只是騎普通重型機車,卻吊銷他的職業大貨車駕照,造成他無法擔任賴以維生的大貨車司機工作,違反行政程序法第7條比例原則,請問陳大支這樣的主張有理由嗎?

 

答:

行政上的比例原則是指行政機關為達到特定目的而採取的方法或措施,必須符合適當性、必要性及狹義比例原則而言。而基於依法行政原則,行政機關必須經由法規的授權,才有決定如何處罰的裁量權可言。如果法規規定的法律效果只有一種,那麼只要構成法規規定的要件事實出現時,行政機關只能依法作出那一種法律效果的處分,這個就是所謂的束處分,因為行政機關這個時候並沒有法律授權的裁量權限,不能高興怎麼罰就怎麼罰。

換句話說,普通重型機車也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條第8款規定的車輛,因為機車也是一種用原動機行駛的汽車。依法只要是構成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3項「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於5年內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2次以上」規定的要件,其法律效果就是「吊銷駕駛執照」。而所謂吊銷駕駛執照,依同條例第68條第1項規定,就是吊銷駕駛人所執有各級車類之駕駛執照。所以公路主管機關就符合法定「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於5年內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2次以上」構成要件之違規行為,依其法定效果吊銷駕駛執照而為羈束處分,並無任何可以裁量的空間,這是依法行政的結果。

至於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68條第1項吊銷其執有各級車類之駕駛執照規定,有無違反憲法比例原則及保障人民行動自由及工作權之意旨?這個問題參照司法院釋字第699號解釋理由書的意旨:「由於酒後駕駛,不只危及他人及自己之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亦妨害公共安全及交通秩序,是其所限制與所保護之法益間,尚非顯失均衡。縱對於以駕駛汽車為職業之駕駛人或其他工作上高度倚賴駕駛汽車為工具者(例如送貨員、餐車業者)而言,除行動自由外,尚涉工作權之限制,然作為職業駕駛人,本應更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規,並具備較一般駕駛人為高之駕駛品德。」可以知道,如果駕駛人領有大貨車駕駛執照,卻違規酒後騎乘普通重型機車,若僅得禁止他騎乘機車,但仍准許他繼續駕駛大貨車,顯然無法達到有效處罰及維護道路交通安全之立法目的。所以立法者為加強道路交通管理,維護交通秩序,確保交通安全之目的,已考量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68條第1項針對汽車駕駛人,因為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及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之規定,而應受吊銷駕駛執照處分情形時,這種違規情節重大,基於保護其他道路使用人之生命、身體及財產安全,並責令駕駛人善盡行車安全之社會責任,因此立法規定不問其駕駛車級種類為何,一律吊銷其執有各級車類之駕駛執照,以防堵酒駕管制之漏洞,有效遏阻酒後駕車行為。所採手段,具有杜絕僥倖心理,且尚乏可達成相同效果之較溫和手段,自應認為是達成前述立法目的之必要手段,並無牴觸憲法第23條的比例原則,其與憲法保障人民行動自由及工作權之意旨也無違背。

 

相關法規: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受刑人假釋遭撤銷,可以向行政法院起訴嗎?】(073)


案例:

阿仁前因毒品案件經臺中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確定並在臺中監獄服刑,嗣經法務部核准假釋出監,於假釋期間再犯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罪,遭臺北地方法院判決有期徒刑2年確定,法務部認阿仁於假釋中違反之罪名情節重大,撤銷假釋。阿仁如有不服,可否提起行政救濟?

 

答:

所謂行政處分,是指行政機關就公法上具體事件對外所做的單方面具有法律效力的行為,當事人如有不服,原則上均得依行政訴訟程序救濟。

我國法律雖無司法行政處分的規定,但行政法院判決見解已逐漸發展出廣義司法行政處分的概念,將與審判案件具有關聯性的處分(例如:監獄行刑法、保安處分執行法上行政機關所為監禁戒護、保護管束等刑事執行中的處分)稱為廣義的司法行政處分,並認為這類處分與審判事件的關聯性密切,如有不服,應依循各該法律的規定提起救濟,不能提起行政訴訟。

撤銷假釋為刑事裁判執行的一環,屬於廣義的司法行政處分,如有不服,其救濟程序,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84條之規定,即待檢察官指揮執行該假釋撤銷後的殘餘徒刑時,再由受刑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配偶向一審的刑事裁判法院聲明異議,而不是向行政法院提起救濟。

依上開說明,本案若檢察官指揮執行阿仁於假釋撤銷後之殘餘徒刑時,阿仁始得向臺中地方法院聲明異議,並不得向行政法院聲明異議。

 

相關法規:

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

【阿發的藥師證書被廢止了】(069)


案例:

阿發是一位藥劑師,領有藥師證書,卻因與第三人共同製造第二級毒品未遂,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經刑事法院判決處有期徒刑3年,於102510日確定在案。行政院衛生福利部以阿發違反藥師法第6條規定,於10535日以函文通知阿發,廢止其領有之藥師證書。阿發質疑期間已經過這麼久了,這樣合法嗎?

 

答:

藥師執業之目的乃在維護國民健康,具有藥物相關專業知識,不得利用其專業知識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依據藥師法第6 條第2 款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充藥師;其已充藥師者,撤銷或廢止其藥師證書:……二、曾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經判刑確定者』。」所以藥師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主管機關應廢止其藥師證書。

法律雖然賦予主管機關廢止其證書之權限,但為免法律關係長期陷於不確定的狀態,所以訂有期間的限制,稱為「除斥期間」,以保障人民權益。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23條第1款及第124條規定,廢止授予利益之合法行政處分,應自「廢止原因發生後2年內」為之,所謂「廢止原因發生後」,依藥師法第6 條第2 款規定,是指「判刑確定時」開始起算。

本件阿發雖與第三人共同製造第二級毒品未遂,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經刑事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已違反藥師法第6條之規定,惟因刑事判決於102510日已確定在案,行政院衛生福利部卻後知後覺,直至10535日始以函文通知廢止阿發領有之藥師證書,因已超過2年除斥期間,其廢止之處分已屬違法。

 

相關法規:

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

【要好好保存憑證,免得受罰喔!】(098)


案例:

幸福公司被國稅局查到曾在10110月向美滿公司購買高麗蔘禮盒100萬元,有美滿公司的銷貨發票為憑,國稅局請幸福公司提出帳冊憑證以供查核,幸福公司主張沒有此筆進貨,且年代已久為由而無法提供,國稅局遂以幸福公司未依稅捐稽徵法第44條第1項規定保存憑證而裁罰進貨金額5%之處分5萬元,請問,國稅局的處分是否適法?

答:

國稅局的處分並不違誤。依稅捐稽徵法第11條規定,自他人取得之憑證應保存5年,另依稅捐稽徵機關管理營利事業會計帳簿憑證辦法第27條第1項規定,保存期限之起算,係從會計年度決算程序辦理終了後起算。

本件國稅局握有美滿公司的銷貨發票的證據,所以幸福公司對於其沒有此筆進貨事實的主張負有提出反證推翻之責任,而且幸福公司101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於102531日辦理結算申報,故其保存憑證的期限應自10261日起算5年,至107531日屆滿,故幸福公司未能提出應保存之憑證以供查核,已違反稅捐稽徵法第44條第1項所規定之憑證保存義務,國稅局所為的處分係屬適法。

 

相關法規: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送達不光以送達證書為準!】(083)


案例:

小明以A工會為投保單位,加入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一年前小明經由A工會向勞工保險局申請將他的投保薪資,從25,000元調升為40,000元,經勞工保險局審查後准許生效。嗣後勞工保險局進行例行性調查,並通知A工會應檢附小明最近3個月內從事本業工作具體收入的所得相關證明資料供核。但是小明及A工會均置之不理,勞工保險局乃改核定小明投保薪資為25,000元,除以函文(下稱原處分)通知A工會外,並請A工會將該函副本轉交小明,A公會乃以電話及掛號信轉知小明。小明不服勞工保險局之原處分,循序提起行政訴訟,主張未曾收到勞工保險局或A工會送達或轉知的公文,已造成權益損失,因此不應為調降裁處,請撤銷原處分,恢復原投保薪資。請問:本件該公文是否已合法送達小明?

 

答:

送達證書僅為送達之證據方法,與事實上送達之行為,係屬兩事。故送達未作成送達證書或所作的證書不合程式,不能因此主張不生送達效力,最高行政法院61年裁字第156號判例可供參考。

本件勞工保險局公文雖未直接郵寄給小明,但既經A工會以電話及掛號信轉知,小明已可知悉該公文之內容,進而為相關文件之準備,對其權益之保障自不生影響,難謂有違正當法律程序。因此,勞工保險局之公文已合法送達小明。

2018年9月14日 星期五

【行政訴訟再審事由的解釋之二:第273條第1項第14款的意思】(071)


案例:

曾世懷在105101日被臺中市政府認定他未經臺中市政府申請容許使用,就擅自於一般農業區農牧用地蓋民宿,違反區域計畫法第15條第1項規定,而依同法第21條第1項規定,以行政處分命曾世懷停止使用民宿,並裁處新台幣6萬元罰鍰。曾世懷不服,歷經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都被駁回而告確定。他認為臺中高等行政法院的確定判決有諸多不法,而且自己手中握有2個確切證據可以證明:一、X立法委員關於民宿應就地合法的提案;二、臺中市政府曾經在訴訟中承認他蓋的民宿符合水土保持法規定,不需提出簡易水土保持計畫書,所以他蓋的民宿是合法的,但原確定判決並卻認為這2個證據沒有調查的必要。於是,曾世懷就依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的規定,提起再審之訴。請問:曾世懷會逆轉勝嗎?

 

答:

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規定「原判決就足以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者」的意思,是指足以影響判決基礎之重要證物,雖在前訴訟程序已經提出,但未經確定判決加以斟酌,或者法院沒有加以調查、判斷而言,且以該證物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基礎為限;如果判決理由已說明該證據並無調查的必要,或者表明縱經斟酌也不足影響判決的基礎,就不是漏未斟酌。該證物最後縱然未經採納,也只屬於證據取捨的問題。又所謂「證物」,是指可據以證明事實的存否或真偽的認識方法;如果當事人提出的是主管機關討論法令規範意旨的會議資料、解釋法令規範意旨的令函或抽象的法律、行政命令,及就具體個案所為行政處分或決定,或法院的裁判意旨,充其量只是認定事實或適用法律的過程或結論,並非認定事實之證據本身,都不是非本款所謂證物。

曾世懷提起再審之訴所據的第1個證據,是「立法院10510月開會討論區域計畫法的修正,會議中有立法委員提案現存於一般農業區農牧用地上的民宿應就地合法」。然而立法委員就區域計畫法修正的提案,只是主管機關討論法令規範的會議資料,也就是立法院討論修法讓現有的違法民宿就地合法的過程而已,並非認定曾世懷可以未向臺中市政府申請容許使用就在一般農業區農牧用地蓋民宿的證據,所以不是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所謂足以影響於判決而漏未斟酌的「證物」。

曾世懷提起再審之訴所據的第2個證據,是「被告曾經在1059月時認定他蓋的民宿符合水土保持法規定,不需提出簡易水土保持計畫書」。然而,本件被告是以曾世懷蓋的民宿違反「區域計畫法」規定來處罰,所以就算曾世懷蓋的民宿沒有違反水土保持法,也不代表就沒有違反區域計畫法。因此,這個證據對於證明曾世懷蓋的民宿沒有違反區域計畫法並無關聯,原判決法院經過審酌後認為沒有調查的必要,並且載明在判決中,就沒有「漏未斟酌」的情形。曾世懷所提的再審之訴並不符合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規定的再審事由。

 

相關法規: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打贏官司了,那我支出的律師費誰來負擔?】(056)


案例:

小華因不服被課所得稅100萬元,經復查、訴願後仍未獲救濟,爰聘請知名稅務律師萬稅向臺中高等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經法院審理後撤銷100萬元課稅處分,並判命訴訟費用由被告(稅捐稽徵機關)負擔。小華可否於該案件確定後,向稅捐稽徵機關請求支付萬稅律師於本案之律師費?

 

答:

所謂訴訟費用,包括裁判費及行政訴訟法第98條之61項所定之費用,即影印費、攝影費、抄錄費、翻譯費、運送費及登載公報新聞紙費、證人、通譯之日旅費、鑑定人之日旅費、報酬及鑑定所需費用,及其他進行訴訟及強制執行之必要費用,其餘費用即非訴訟費用。

因我國行政訴訟第一審並未採行強制律師代理制度,故行政訴訟第一審之律師費用並非訴訟費用,敗訴之當事人對必負擔對造的律師費用。所以一審之律師費應由當事人各自負擔。因此,小華不得向稅捐稽徵機關請求支付本案之律師費用。

 

相關法規: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訴訟救助之暫行免付裁判費】(118)


案例:

清貧的阿香姨住在臺中市北區,因申請低收入戶資格案件,遞經申復以及訴願程序均遭到駁回後,向臺中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依行政訴訟法第98條第2項規定,阿香姨提起訴訟時原應繳納裁判費新臺幣4,000元,在鄰居善意告知下得知可以聲請訴訟救助,阿香姨提出聲請,經臺中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准予訴訟救助。不久後,阿香姨申請低收入戶案件遭到臺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確定,並收到來自臺中高等行政法院主文載有「原告應向本院繳納訴訟費用新臺幣肆仟元。」的裁定一紙。以為不用繳裁判費的阿香姨深感疑惑,為什麼還要補繳訴訟費用呢?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101條、第102條及第103條規定,在訴訟當事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而其訴訟又非顯無勝訴之望時,當事人得以書狀釋明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事由,聲請法院裁定准予訴訟救助;若經准予訴訟救助,於訴訟終結前,當事人得暫免繳納裁判費及其他應預納之進行訴訟之必要費用。由此可知,經法院裁定准予訴訟救助者,僅得於起訴時暫行免付訴訟費用,此係暫時性之免付,不代表聲請訴訟救助之當事人可以永久地免繳納訴訟費用。另根據行政訴訟法第98條第1項規定:「訴訟費用指裁判費及其他進行訴訟之必要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本案中阿香姨雖經裁定准予暫時免付裁判費,但在判決結果敗訴確定後,自應負擔起繳納訴訟裁判費之責任。

 

相關法規:

2018年8月24日 星期五

【稅捐稽徵機關調查個資?】(111)



案例:

大強近來因負債數百萬元而數次搬家,國稅局為徵起他積欠的103年度及104年度個人綜合所得稅稅款,就向戶政事務所調查大強戶籍資料,也順利將這兩年度綜合得所稅核定通知書及稅單送達到大強手上。大強收受稅單後得知國稅局調閱他的個人戶籍資料,請問:稅捐稽徵機關為核課及徵起稅捐,所為與納稅義務人有關的課稅資料調查,依法是否有據?

 

答:

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的蒐集或處理,應有特定目的,並符合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內的情形。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的利用,應於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內,並和蒐集的特定目的相符,如果有法律明文規定的情形,才可以作特定目的外的利用。稅捐稽徵機關為了調查課稅資料,可以向有關機關、團體或個人進行調查,被調查的機關、團體或個人不得拒絕,但是調查資料不可以超越課稅目的的必要範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5條第1款、第16條第1款,稅捐稽徵法第30條第1項、第2項分別有明文的規定。

本案例國稅局為辦理大強103104年度綜合所得稅相關課徵業務,基於財稅行政的特定目的蒐集大強個人戶籍資料,符合前開個資法第15條第1款規定,但是仍應注意蒐集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目的具有正當合理的關聯。至於戶政機關依稅捐稽徵法第30條規定,應稅捐稽徵機關的要求提供課稅有關戶籍資料,以利稅捐稽徵機關的核課及徵起,就是符合個資法第16條第1款「法律明文規定」,而可以作為特定目的外屬稅捐課徵的利用。

 

相關法規: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053)


案例:

阿三獨資設立「車神個人快遞服務」,於民國10510月至1061月間有遞送商業銀行信用卡繳款通知書、電信公司逾期繳款通知書、服務費帳單等郵件的營業行為,經民眾提出檢舉,交通部查證屬實,認定阿三違反郵政法第6條第1項規定,依同法第40條第1項規定,以原處分對阿三裁處罰鍰新臺幣(下同)20萬元,並命阿三停止遞送行為。阿三不服,提起訴願,經行政院訴願決定認為違規情節非常嚴重,乃變更裁罰阿三罰鍰35萬元。請問訴願決定此次所為的處罰較前次為重,合法嗎?

 

答:

訴願法第81條第1項規定:「訴願有理由者,受理訴願機關應以決定撤銷原行政處分之全部或一部,並得視事件之情節,逕為變更之決定或發回原行政處分機關另為處分。但於訴願人表示不服之範圍內,不得為更不利益之變更或處分。」上開規定但書部分即訴願法上的「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意思就是在訴願人對原處分表示不服的範圍內,受理訴願機關應該受訴願法第81條但書的拘束,所作成的訴願決定不得較原處分為更不利益的處分。

本件阿三確實有違法遞送信函、明信片或其他具有通信性質之文件的營業行為,依上開說明,在同一違規事實的前提下,行政院訴願會針對阿三的違規行為,雖然認為原處分僅裁罰阿三罰鍰20萬元顯然過輕,但受訴願法第81條第1項但書所定「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之拘束,訴願決定也不能逕行裁處阿三35萬元罰鍰。故本案訴願決定已經違反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並非適法。

 

相關法規:

2018年8月10日 星期五

【山川逃不了--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的核課期間為7年】(054)


案例:

山川有限公司於民國(下同)997月至8月間涉嫌無進貨事實,取具虛設行號金海有限公司開立銷售額計新臺幣(下同)3,000,000元之統一發票,作為進項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涉有漏報營業稅額150,000元之情事,經國稅局於105103日查獲而以原處分核定補徵營業稅額150,000元,並按所漏稅額150,000元處5倍之罰鍰計750,000元。山川有限公司申請復查及訴願,均未獲變更,遂循序提起行政訴訟,主張原處分已超過5年核課期間,有無理由?

 

答:

依稅捐稽徵法第21條第1項第1款及第3款分別規定,依法應由納稅義務人申報繳納之稅捐,已在規定期間內申報,且無故意以詐欺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其核課期間為5年;未於規定期間內申報,或故意以詐欺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其核課期間為7年。而關於核課期間之起算,依同法第22條第2款規定,依法應由納稅義務人申報繳納之稅捐,未在規定期間內申報繳納者,自規定申報期間屆滿之翌日起算。另依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下稱營業稅法)35條規定,營業稅之申報、繳納,應以每2月為1期,於次期開始起15日內檢據申報及繳納。

本件山川有限公司就系爭997月、8月之營業稅,最慢應於99915日申報、繳納,核課期間應自99916日起算,而山川有限公司於997月至8月間無進貨事實,以虛設行號金海有限公司開立之統一發票作為進項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屬於以不正當的方法逃漏稅捐,依稅捐稽徵法第21條第1項第3款規定,其核課期間應為7年,核課期間至106915日屆滿,故國稅局於105103日所為原處分,並未超過核課期間

 

相關法規: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我的一次酒駕行為為什麼被罰兩次?】(119)





 

案例:

王利鴻在1052月某日騎普通重型機車,因有「酒後駕駛(酒精0.59mg/l)」違規,遭員警當場攔停查獲,因王利鴻吐氣所含酒精濃度已達每公升0.25mg,已觸犯刑法第185條之31項第1款規定的公共危險罪,員警乃將他移送地檢署偵辦,後來檢察官對王利鴻作出緩起訴處分,並命他向國庫支付新臺幣3萬元,全案已經確定。但是幾天前,王利鴻又接到交通事件裁決處的罰單,說他1052月的酒駕行為也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要處罰他6萬元。王利鴻很不爽,心中不免想問:他酒駕行為已經由地檢署檢察官作出緩起訴處分,處理完畢了,為什麼還要受到交通事件裁決處的行政罰呢?那他已經繳給國庫的3萬元可以抵扣嗎?

 

答:

    一個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的時候,由於刑罰與行政罰同樣是對不法行為的制裁,而刑罰的懲罰作用較強,所以依刑事法律處罰,就足達到警惕時,實在沒有再處行政罰之必要,這就是所謂的「一行為不二罰原則」。而且刑事法律處罰,由法院依法定程序為之,較符合正當法律程序,應該優先適用。但是罰鍰以外之沒入或其他種類行政罰,因兼具維護公共秩序之作用,為達到行政目的,行政機關仍得併予裁處,這在行政罰法第26條第1項有明文規定。

    又緩起訴處分之性質,其實是附條件的便宜不起訴處分,檢察官為緩起訴處分時,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2第1項規定,對被告所為的措施及課予之負擔,是一種特殊之處遇措施,並非刑罰。所以同一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經檢察官為緩起訴處分確定後,行政機關當然可以依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作出裁處,並沒有違反上面所說一行為不二罰原則,這在行政罰法第26條第2項也有明文規定。

    但是同一行為經檢察官作出緩起訴處分確定後,已經命行為人向公庫支付一定金額時,因行為人已經受有財產的負擔,立法者在立法時考慮到為符合憲法上的比例原則,在行政罰法第26條第3項明文規定行為人所支付之金額得扣抵罰鍰。

    所以交通事件裁決處在檢察官緩起訴處分確定後,又對王利鴻酒駕行為依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處罰他6萬元罰鍰,這是依法行政的結果,並沒有違法。當然罰單上應該要註記:本案經檢察署為緩起訴處分,並向國庫支付3 萬元,本案違規罰鍰仍需補繳納3 萬元等字句才對。

 

相關法規:

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曾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罪,就不能辦理計程車執業登記】(130)


案例:

阿亮在94年間領有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證,106年向市政府警察局申請辦理執業登記證年度審驗時,經警察局查詢「內政部警政署新刑案資訊系統」後,發現阿亮曾於72年間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並經法院判處徒刑確定。警察局依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下稱道交條例)第37條第1項規定,以函文(原處分)通知阿亮不得再辦理執業登記。阿亮覺得那已經是230年前的事,為什麼可以駁回他現在計程車執業登記之申請呢?

 

答:

依據道交條例第37條第1項規定:「曾犯故意殺人、搶劫、搶奪、強盜、恐嚇取財、擄人勒贖或刑法第184條、第185條、第221條至第229條、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4條至第27條、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治條例第33條至第37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懲治走私條例或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經判決罪刑確定者,或曾依檢肅流氓條例裁定應為交付感訓確定者,不得辦理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此立法目的是因計程車是都會地區社會大眾之重要公共交通工具,其駕駛人工作與乘客安危、社會治安具有密切關聯之特性,經衡量社會公益,為增進對計程車之職業信賴,而就計程車駕駛人執業資格所設之限制。

此項規定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於93年9月17日作成釋字第584號解釋亦認為合憲,其主要理由認為於相關機關審酌曾犯上述之罪者其累、再犯比率偏高,對營業小客車乘客人身安全之威脅性較重,衡量乘客生命、身體安全及確保社會治安等重要公益之維護,與人民選擇職業應具備主觀條件之限制,而就其職業選擇之自由為合理之不同規定,與憲法第7條之平等原則,並無違背。永久禁止曾犯上述之罪者駕駛營業小客車對人民選擇職業之自由,固屬嚴格之限制,惟衡諸維護搭乘營業小客車之不特定多數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等公益之重要性與急迫性,於現階段尚屬合理及符合限制人民職業自由較小手段之要求,於憲法第23條之規定尚無牴觸。

不過,釋字第584號解釋文末也說明,上述營業小客車駕駛人消極資格之終身限制規定,仍屬對人民職業選擇自由之限制,應隨社會治安之改進,犯罪預防制度之發展,駕駛人素質之提昇,營業小客車管理或其他營運制度之健全,就各該犯罪類型與乘客安全確保之直接關連性,限制範圍及替代措施等,隨時檢討改進適時解除其駕駛營業小客車執業之限制,俾能貫徹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及平等原則之意旨。

綜上,阿亮既然曾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雖然已過30年,但在尚未經立法院修改道交條例第37條第1項規定之前,依現行規定,阿亮仍然不得辦理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

 

相關法規:

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老闆送我吃大餅(丙),我可以提起行政訴訟嗎?】(124)




案例:


阿卜為公務員,涉嫌違反洗錢防制法等案件,遭檢察官提起公訴,主管機關以阿卜違法失職情節重大,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等相關規定,決議考績考列丙等,阿卜不服,請問阿卜可否提起行政訴訟?

 

答:

根據公務人員考績法第3條規定,現行的考績制度,將任滿一整年之公務員考績分為「專案考績」及「年終考績」2年終考績的評價,係針對特定事實的評價,只是此一事實係指「一整年期間公務員在工作、操行、學識、才能等項目上所呈現出來的事實」。評價結果分為甲、乙、丙及丁四等,各等第考評即發生考績法第7條所示各該等第之法律效果,是公務員所屬機關所為直接對該公務員身分發生考績法上外部效力之單方行為,本質與行政程序法第 92條第1項所指行政處分無異。年終考績之性質既應認定為行政處分,如有「違法」且「侵害權益」者,人民即應有司法救濟之途,此為憲法第 16 條訴訟權保障的意旨所在 

憲法第 18 條所保障人民服公職之權利,包括公務人員任職後依法律晉敘陞遷之權,為司法院釋字第611號解釋所揭示。而公務員年終考績考列丙等之法律效果,除最近1年不得辦理陞任外(公務人員陞遷法第12條第1項第5款參照),未來3年亦不得參加委任升薦任或薦任升簡任之升官等訓練(公務人員任用法第 17 條參照),於晉敘陞遷等服公職之權利影響重大。基於憲法第 16 條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意旨,應無不許對之提起司法救濟之理。故本件公務員阿卜對考績丙等之評定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救濟。

 
相關法規:

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拒絕酒測者,吊銷其所持各級車類駕照,3年內禁止考領駕照之規定,是否違憲?】(141)


案例:
大金鋼持有普通大貨車駕照,於無照駕駛重機車時拒絕酒測,被主管機關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前段、第67條第2項前段及第68條規定(以下合稱系爭規定)裁罰罰鍰、吊銷各級車類駕照及3年內不得考領駕照之處分,致失去駕駛普通大貨車之工作,請問系爭規定是否侵害大金鋼之行動自由及工作權而違憲?

答:
司法院釋字第699認為系爭規定係考量道路交通行車安全,保護大眾權益,其目的正當,且所採吊銷駕駛執照等手段,亦可促使駕駛人接受酒測,進而遏止酒後駕車之不當行為,防範發生交通事故,有助於上開目的之達成,且是達成立法目的之必要手段。又系爭規定之處罰,固限制駕駛執照持有人受憲法保障之行動自由,惟駕駛人本有依法配合酒測之義務,且由於酒後駕駛,不只危及他人及自己之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亦妨害公共安全及交通秩序,其所限制與所保護之法益間,尚非顯失均衡。且作為職業駕駛人,本應更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規,並具備較一般駕駛人為高之駕駛品德,故職業駕駛人違反系爭規定者,即不得主張工作權而受較輕之處罰。況在執行時警察亦已先行勸導,並告知拒絕之法律效果,顯見受檢人已有將受此種處罰之認知,卻仍執意拒絕接受酒測,故系爭規定之處罰,手段尚未過當。
綜上所述,系爭規定並未牴觸憲法第23條之比例原則,其與憲法保障人民行動自由及工作權之意旨尚無違背。(10611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計程車司機犯詐欺罪,被吊銷駕駛執照,合法嗎?】(121)


案例:
阿宏是一位領有執業登記證之計程車司機,近來生意不好,小孩剛開學要繳學費,正傷腦筋時,經一位好朋友介紹,去銀行辦個帳戶和提款卡,居然可賣到1萬元。但半年後,卻被檢察官起訴詐欺罪,因該帳戶被詐騙集團拿去作犯罪使用,法院雖認為阿宏未實際參與詐欺行為,但仍有幫助之犯意,而判決處有期徒刑4月。阿宏覺得真是倒霉,但過不久,居然又收到交通事件裁決處寄來裁決書,依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下稱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第67條第2項等規定,裁處阿宏吊銷駕駛執照,3年內不得重新考領駕駛執照。阿宏心想真是禍不單行阿~~但是,他沒有駕駛執照,不僅不能開計程車,連一般汽車都不能開,這樣合法嗎?

答:
依據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規定:「計程車駕駛人,在執業期中,犯竊盜、詐欺、贓物、妨害自由或刑法第 230  條至第 236條各罪之一,經第一審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後,吊扣其執業登記證。其經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者,廢止其執業登記,並吊銷其駕駛執照。」此立法目的是因為計程車為社會大眾之重要交通工具,駕駛人工作與乘客安全、社會治安具有密切關聯。又鑑於以計程車作為犯罪工具之案件層出不窮,經調查有犯罪紀錄之計程車司機以曾犯竊盜、詐欺、贓物、妨害自由等罪較多,部分案件並成為輿論指責焦點,對乘客安全、社會治安構成重大威脅,且其工作富流動性,接觸獨自乘車女性及攜帶財物旅客之機會甚多,並易於控制乘客行動,故為遏止歹徒利用計程車犯案,確保乘客安全,所以在70年7月29日為此項規定。
但此項規定,業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於106年6月2日作成釋字749號解釋宣告違憲,其主要理由有二:(1)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關於「吊扣執業登記證及廢止執業登記證」部分,因僅以計程車駕駛人所觸犯之罪及經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為要件,而不問其犯行是否足以顯示對乘客安全具有實質風險,均吊扣其執業登記證、廢止其執業登記,有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及第15條人民工作權之意旨,宣告應自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妥為修正,逾期未修正,就失其效力。但修正前,為貫徹原定期禁止執業之目的,計程車駕駛人經廢止執業登記者,3年內不得再行辦理執業登記。(2)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關於「吊銷駕駛執照」部分,因計程車駕駛人有上揭犯罪時,得廢止執業登記,使其不得以駕駛計程車為業,已足以達到維護乘客安全之立法目的。至於吊銷駕駛執照,除限制工作權外,進一步剝奪人民駕駛汽車之自由,已逾越達成「定期禁止執業目的」之必要程度,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第15條人民工作權及第22條人民自由權之意旨,宣告應自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故不得再依道交條例第68條第1項規定,吊銷計程車駕駛人執有之各級車類駕駛執照。另道交條例第67條第2項規定,因第37條第3項規定而吊銷駕駛執照者,3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亦應併同失效。
綜上,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及第67條第2項規定已經被司法院宣告違憲,而自10662日起失效。如果本件裁決書的發布日期在上開日期之後,則因所適用的法律業已失效,在這種情形下,阿宏被裁處吊銷駕駛執照,3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的處分就適用業已失效的法律,當然不合法。(1069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升等教授案未獲通過,可提起行政訴訟】(131)

案例:
大豆任職私立椰大學,其升等教授案經椰大學教師評審委員會作成未通過升等之決議,大豆認為該決議已嚴重損及其升等教授之重大權益,提起訴願遭駁回,請問大豆可不可以向椰大學提起行政訴訟?

答:
各大學校、院、系(所)及專科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下稱教評會)關於教師升等之評審,係屬法律授權範圍內為公權力之行使,其對教師之資格等身分上之權益有重大影響,均為各該大學、院、校所為之行政處分。因此,大豆大學教評會關於升等教授之評審,可向椰大學提起行政訴訟。
應注意的是,大豆雖可提起行政爭,但並不是代表一定會獲得勝訴判決,因為行政法院對於教師升等前之學術能力評量這類具有高度屬人性之評定,基於尊重學者專家不可替代性、專業性及法律授權之專屬性,行政法院原則上應尊重其判斷,僅於其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才得予撤銷或變更,其可資審查之情形包括:①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不完全之資訊。②法律概念涉及事實關係時,其涵攝有無明顯錯誤。③對法律概念之解釋有無明顯違背解釋法則或牴觸既存之上位規範。④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⑤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⑥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⑦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⑧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公益原則等(司法院釋字第382第462第553解釋理由參照)。(10610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土地所有權人因公路穿越地下得請求徵收地上權案】(143)

案例:
林大發有一筆祖產A土地,遭受交通部臺灣區國道高速公路局在建造北二高木柵隧道時,未經林大發的同意,就直接開隧道經過A土地下方,影響A土地開發安全及利用,請問林大發可不可以請求該局向主管機關申請徵收A地的地上權呢

答:
司法釋字第400號第709號第732號解釋曾經明示:憲法第15條規定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旨在確保個人依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三人之侵害,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而且,憲法上財產權保障之範圍,不限於人民對財產之所有權遭國家剝奪之情形。國家機關依法行使公權力致人民之財產遭受損失,例如所有權喪失,或者價值或使用效益減損等等,若逾其社會責任所應忍受之範圍,形成個人之特別犧牲者,國家應該給予合理的補償,如此才符合憲法第15條規定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的意旨。
徵收原則上固由需用土地人向主管機關申請,依土地徵收條例第 57 條第1項及第2項規定:「(第1項)需用土地人因興辦第3條規定之事業,需穿越私有土地之上空或地下,得就需用之空間範圍協議取得地上權,協議不成時,用徵收規定取得地上權。但應擇其損害最少之處所及方法為之。(第2項)前項土地因事業之興辦,致不能為相當之使用時,土地所有權人得自施工之日起至完工後1年內,請求需用土地人徵收土地所有權,需用土地人不得拒絕。」雖賦予土地所有權人請求徵收土地所有權之權利,然國家因公益必要所興辦事業之設施如已實際穿越私人土地之上空或地下,致逾越所有權人社會責任所應忍受範圍,形成個人之特別犧牲,卻未予補償,屬對人民財產權之既成侵害,自應賦予人民主動請求徵收地上權以獲補償之權利。這是司法院釋字第747號解釋的意旨。所以林大發依照釋字第747號解釋,是可以提起行政訴訟,請求交通部臺灣區國道高速公路局向主管機關申請徵收A地的地上權的。(10611月編寫)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