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幫爸爸打完人生最後一場仗:兒子能承受訴訟嗎】(110)


案例:

平白是A國立大學教授,為了一圓退休後歸隱田園的夢想,在B縣的郊區買一塊農地並申請蓋農舍,沒想到平白被女學生控告性騷擾數次,後來平白與女學生和解賠償,並經檢察官為1年的緩起訴處分。但是,A國立大學經性別平等委員會及教師評審委員會調查後,認定平白有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9款性騷擾情節重大的情形,決議解聘平白。另一方面,B縣政府認為平白已經有自用農舍,不符合農業發展條例第18條第1項規定,不能申請蓋農舍,而駁回平白的申請。平白對解聘處分及駁回農舍申請處分都不服氣,分別循序提起訴訟。在行政訴訟進行中,平白積鬱成疾而死亡,平白的獨生子平凡希望幫爸爸獲得公平正義,請問平凡能承受這2個訴訟嗎?

 

答:

原告於起訴時有當事人能力,但在訴訟進行中死亡時,原告的當事人能力即喪失,依行政訴訟法第186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168條、第175條規定,原告的訴訟當然停止,由原告的繼承人向法院聲明承受訴訟。但如果這個訴訟標的的法律關係是專屬於已死亡的原告一身,就不能作為繼承的對象,除有使他人承受訴訟或使訴訟當然終結的特別規定外,就算繼承人聲明承受訴訟,繼承人仍然欠缺當事人能力,而使這個訴訟不合法,行政法院就應該依行政訴訟法第107條第1項第3款規定,裁定駁回這個訴訟。

本題平白提起的2個訴訟,其中駁回農舍申請處分部分的訴訟標的法律關係並不具有一身專屬性,當平白在訴訟進行中死亡,平凡可以繼承而聲明承受訴訟。但就解聘處分部分的訴訟標的法律關係,亦即教師聘任契約只存在於平白及A國立大學之間,就不能作為繼承的對象,所以平凡不能聲明承受這個訴訟,行政法院應以這個訴訟的原告已經死亡,欠缺當事人能力,而裁定駁回原告之訴。

 

相關法規:

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在學校旁邊不能經營電子遊戲場嗎?】(125)


案例:

高進在香港經營賭場多年,有感於年事已高,決定回自己的故鄉臺中市開設「龍五電子遊戲場」,裡面擺設賓果、百家樂、小鋼珠等機臺共100臺,經臺中市政府經濟發展局登記營業項目為「電子遊戲場業(限制級)」後,向臺中市政府申請核發「限制級電子遊戲場業營業級別證」時,臺中市政府認為鄰近「龍五電子遊戲場」約100公尺就有「周星星國民小學」,違反臺中市電子遊戲場業設置自治條例第6條第2款限制級電子遊戲場所應距離國小300公尺以上的規定,而否准高進的申請。請問臺中市政府否准高進設置「龍五電子遊戲場」的處分,是否違反憲法第23條的法律保留原則及比例原則?

 

答:

人民營業自由屬於憲法第15條工作權及財產權所保障的範圍,關於人民營業場所的選定也包括在內。中央為管理電子遊戲場業制定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於該條例第11條賦予地方主管機關辦理電子遊戲場業營業級別證及相關事項的權限,而臺中市電子遊戲場業設置自治條例第6條第2款規定限制級電子遊戲場所應距離國小300公尺以上,是在不牴觸同條例第11條的範圍內,就電子遊戲場業管理的自治事項為規範,所以並沒有牴觸法律保留原則。

又臺中市電子遊戲場業設置自治條例第6條第2款規定限制級電子遊戲場所應距離國小300公尺以上,雖然比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9條第1項規定嚴格,限制人民從事工作地點的執行職業自由,但所欲達成維護公益的立法目的應屬正當,所採取電子遊戲場業營業場所應與特定場所保持規定距離的手段,與立法目的的達成有關聯。又臺中市政府基於因地制宜的政策考量,對電子遊戲場業營業場所設定較長的距離規定,可減少耗費鉅大行政資源來管理及取締,即可有效維護公益,屬於必要的手段,而且距離300公尺限制與所追求的公共利益間尚屬相當,並沒有違反比例原則。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