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2日 星期五

【訴願前置主義】(051)


案例:

小剛於10532日向監理所申請將其所有之普通重型機車,由引擎排氣量249c.c.變更登記為264.9c.c.(大型重型機車),然因涉及引擎之型式變更,不符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之規定,監理所乃以函文(下稱原處分)回覆不同意小剛之申請,並教示如不服可於收到文書後30日提起訴願。小剛不服,認為行政機關都官官相護,所以不想提起訴願,就逕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判決撤銷原處分,並命監理所對於其申請准予變更排氣量為264.9c.c.之行政處分。請問這樣合法嗎?

 

答:

訴願前置主義,是指提出訴訟之前,須先經訴願程序而言;亦即人民不服行政處分,須先請求原行政處分機關之上級機關(不服中央各院之處分者向原院提起訴願),就原處分之合法性及適當性,進行審查之救濟制度。訴願制度重在行政機關的自我審查、自我反省。我們可以將訴願制度視為行政救濟的一環,但並不能將訴願與行政訴訟的關係視為一般民刑事訴訟中的第一審、第二審之審級關係,因為訴願與行政訴訟所適用的法規範、程序、法律效果均不同,訴願本質上仍然是行政程序而非司法程序。

行政訴訟類型中,僅「撤銷訴訟」及「課予義務訴訟」(包括怠為處分之訴、拒絕申請之訴),須先經訴願程序,始得提起行政訴訟。至於「確認訴訟」及「一般給付訴訟」於提起行政訴訟前,則無庸先提起訴願,得逕向管轄之行政法院起訴。

本案例,因小剛提起之訴訟為課予義務訴訟,依上開所述,須先提起訴願,才能提起行政訴訟,故小剛逕行提起行政訴訟即屬不合法。

 

相關規定:

2019年3月15日 星期五

【行政法院為什麼將沒收押標金的部分移送民事法院?】(107)


案例:

甲機關辦理工程採購招標案,當時有5家廠商參與投標,經審標結果,正義公司以最低標得標。但正義公司得標後,卻因施材料價格紛紛上漲,如果訂約會嚴重虧損,所以主張因標價偏低,純係筆誤,請求甲機關准予不決標於正義公司,並發還押標金,遭甲機關函復「歉難同意,並請依限辦理訂約手續,否則將依政府採購法第101條第1項第7款規定辦理」。之後甲機關以正義公司已逾訂約期限,依政府採購法第101條第1項第7款規定,將正義公司刊登政府採購公報列為不良廠商,並沒收押標金。正義公司不服,經提起異議及申訴,均遭駁回,向行政法院提起訴訟,但對於沒收押標金部分,卻被法院裁定移送到民事法院,為什麼一個案子被分為兩個不同法院審理呢?

 

答:

行政機關為推行行政事務,常以私法行為之方式取得所需要的物質或勞務上之支援,此時政府是處於與私人相當之法律地位,並受私法之支配,所以政府採購行為一向被認定係私經濟行為,廠商與機關之間如有爭議,本應循民事程序解決,惟因廠商於招標、審標、決標階段,與機關並無契約關係,難以提起訴訟救濟,所以政府採購法第74條規定:「廠商與機關間關於招標、審標、決標之爭議,得依本章規定提出異議及申訴。」此部分即認為是公法關係。所以目前實務上就採購爭議之性質,係採取所謂「雙階理論」,也就是以決標前後作為應依行政或民事救濟之分界點。若屬於招標、審標、決標事項等爭議,屬於公法上爭議,其訴訟事件自應由行政法院審判;若屬於決標以後之事項(包括訂約、履約及驗收),則屬私法上之爭議,應循民事爭訟途徑解決。

本件正義公司不服甲機關沒收其押標金部分,因屬決標以後之履約、訂約問題,其法律關係仍被認為是私法關係,所以行政法院才會以裁定移送到民事法院。但通知正義公司將列為不良廠商刊登於政府採購公報部分,則是行政機關依政府採購法第101條規定所為處分,屬公法事件,由行政法院審理。

 

相關法規: